【数学中心】可能性

原设定为@存在缺失。
注意/ooc有,意识流,cp为数语。
事情发生在一次聚会上。
大冒险梗百玩不厌。
描写强行哲学。越写越偏。中间的那句话引用了史铁生《我与地坛》的结尾,觉得意境挺合适就用了,然而意思并不合适【你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数学这样想。
他不曾看到过流星划过夜空的瞬间,即使他存在于这世间已有几百个世纪余。他知道地球是圆的,海洋比陆地宽广,所以南辕北辙的人走得再远也回不到起点。很多人选择回头,有岸的话就在岸上吧。但他不,因为他是数学。他像追寻着3的小数点后的如反复无常的旋律一般的尽头,他把一切和0相乘,他将世间万物的数量用横线分割,他把扭曲的环剪开,看到的是一个更大的圈。
他看到的是结局,他看到的是开始。他听到的是虚无,他听到的是真实。
那一个学科爱上另一个学科的可能性是多少呢?
他曾这样问过化学。透过某种他不想了解的溶液里飞升的气泡,他看见了化学那张有些惊讶的脸,应该是没料到自己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50%.......吧。”他像考虑溶液中的百分比那样慢慢吐出那句话,然后又沉寂无声。

50%
这真是一个妙不可言的数字啊。就像把一个物体分成两半,两份在某个单位上而言没有区别;就像在天平的两边加上同等量的东西和砝码;就像你把两条相等的等高线分开来,你站在一条等高线上面望过去,山的那边,无非还是山。
对于可能性而言这又是另外一种意义了。朋友是敌人,敌人是朋友;学生是老师,老师是学生;圣人是罪犯,罪犯是圣人。那世间一切都不可大言而论,下一秒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像天地初开的混沌,像阴阳两极的旋转。
但是他不。还是那句话,因为数学是数学。
他说50%和1%有什么区别呢,就算只有0.01%,又能怎样呢。不能一概而全,只要不是100%,那么一切都有可能。
数学不太喜欢100%这个数字,某种地方它是充满的,像是右上方电池标志内的容量;某个地方它是毫无被推翻的依据的,沉甸甸的,死死地压在一个人的心上。死气沉沉,令人绝望。就像一只掉了翅膀的飞鸟注定死在平坦的土地上,一眼望去,地平线是平的,羽毛是灰的,血是红的。
所以数学不会畏惧任何东西。去他娘的99.99%吧,去他娘的万分之九千九百九十九吧,就算未来只有一根头发丝的亮度,他也会像爱迪生一样试上三百多次,然后把这颗不怎么好用的灯泡点亮。
他站在本初子午线上,想着二百多年前人类将这条穿过天文台的线赋予新的定义。把地球分成格状的网。是两条线的交叉,是经纬的碰撞,然后变成人认知中的0゜和0゜,变成向北、向南、向东、向西的起点。
某个方向都是一个可能性。

“宇宙以其不息的欲望将一个歌舞炼为永恒。这欲望有怎样一个人间的姓名,大可忽略不计。”


于是他放下还未握热的大冒险的指令卡,一步步地走向眼前的那个人。
“晚上好,老紊。”他笑了出来,就像平日里看到物理吃瘪一样。
笑得眼泪都落下来。

他踢了颗小石子,向一只飞鸟飞走的方向走去。

Fin.



然后他们就在众目睽睽下疯狂地.......嗯【呸

03 Oct 2015
 
评论(2)
 
热度(13)
© 多少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