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恭修】【高中AU】翘课,巧克力,十二月

美好的纯洁的高中恋爱【【




已是十二月初却不知道为什么天气又互转热了起来,套惯了的夹克穿一会儿都嫌得热,更不用提厚实的好像要去西伯利亚的冬季校服,秋季的已经扔到衣柜的某个角落里了。有时候修觉得自己好像是生活在地中海旁的人,汗水出来的一瞬间只感觉自己被某种巨大分泌黏液的怪物所包裹着,粘在衬衫上面糊成一团,十分令人不痛快。
长时间的高温会使脑子变得迟钝,修想——然后他看到贝尔学姐今天第三次走错教室,还是撞到修的位子上时才发现的。
于是在这样令人不痛快的天气,修再正常不过地(自以为),翘课了。
“.......老师,修说他大姨妈来了。”
大太阳底下体育老师的脸在热气里变得扭曲。

独自一个人走在学校长廊里,尽头连接水泥路的地方,有一个休息用的凉亭,多年生长的植物疯狂地爬满了头顶的架子,垂挂下来的藤蔓把亭子的南侧给挡住了,绿油油得像一道窗帘。虫鸣是从再前面一点的香樟树上传来的,却越发显得宁静。没风,或者说,风也是温热的,毫不冲突地淹没在热浪里。巨大的浓荫抵挡不住几分炎热,只能遮住阳光。
修揉了揉被汗水浸透了的头发,又把外套脱了,只留一件宽大的T恤,接着又晃晃悠悠地走。他忽然想起自己貌似没把地理作业完成,正准备转身忘教室跑呢,却猛然撞倒了一个人。
“哎哟!”
那个男生没有一点点的防备,被撞倒在地。修却也吓得不清,本着“碰到摔倒的老人不扶”的良好心态的他准备溜之大吉,当然晚了一步。
........为什么翘课又失败了,天。
正值17岁的花季少年被纪律委员的青梅竹马抓获之后如是想到,也许,他现在应该装出肚子痛的样子?不知道演技能不能过关........会被罚跑吗?
“.......不过首先,恭平你先放开我好吗。”修吃力地挤出这句话,只见纪律委员似乎怕落网之鱼逃跑,直接用最大的力气搂住了他,不顾右手已经挤压得修英俊的脸庞开始变形。那人看了一眼他,慢悠悠地说道:“我记得.......这是这个月第五次被我抓到了对吧?”末了,他又露出了把罪犯绳之以法的笑容,得意洋洋。
“........是第七次,长官。”长官你的手弄得我的脸好疼啊长官。

刚离开教室十分钟不到的修又被雄赳赳气昂昂的恭平逮了回去。他几近要思考人生了,几乎次次翘课次次都被逮到,明明他的计划方案理由都是完美无缺的........哦,这次确实想不到别的借口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修我一直跟你身后你都发现——先让我笑一会儿你那个烂借口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恭平趴在他旁边不断地捶桌子,只闻那年久失修的公物发出惨烈的声响。不过纪律委员明显没有为保护公物着想,只是又一次陷入了对自己的英明神武的自我陶醉中。
“你没看到透也前辈被他们老师罚跑十圈还一边大喊透子你的眼睛像星星的场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芽衣快笑抽到地上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噢。”
修觉得这时候他的旁边应该配一个【冷漠】的牌子。

不久恭平终于停止了他对这节体育课对修的反纪行为对人生对世界的演讲,因为他发现自己的肠胃发出了哀鸣。然而离饭点还有两节课的时间。
“修你有吃的吗?”
修欣慰地看到恭平像收起爪子的狗一样蹭到身边,露出渴望顺毛的神情。“.......我找找啊......”他一边说一边开始翻课桌,期间找到了一支中部截断的铅笔、两块产期不明的麦芽糖、一个圆规残片、一颗螺丝钉。之后麦芽糖下了恭平的肚子,剩余物被丢进了垃圾桶。
“.......修你的课桌也太干净了点吧.......”没有吃饱的恭平软绵绵地躺在课桌上,瞪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无奈之中修决定去小店一趟,起身的时候衣服勾到了桌角,一大块德芙掉了出来,他下意识接在手中。“......昨天的?”
然后对上眼的一只棕毛的大型犬,大坨哈喇子从嘴边流淌下来。
见恭平如此不矜持,修就起了玩性,他把巧克力的包装撕开,逗引着那双专注的目光。那块褐色的物体到哪,恭平的头就跟到哪。好像真的是很饿的样子啊?修如此想着,然后恶作剧性地勾起嘴角,趁恭平还没反应过来,一口将所有的巧克力塞入口中,塞得嘴巴鼓得像个青蛙似的。
“.........修!!!!”
“往唷多话,噜嘴卟鲁抢唔?(想要的话,来嘴巴里抢啊)”修满意地咂咂嘴,虽然连话都说不清了,但因为扳回一局而内心暗爽中。然后之后的事情直接使他当机了。
没有一丝丝的犹豫,面前的纪律委员直接侧过身来,咬住他的嘴唇。

修·青春期·妹控,碰到了有史以来最奇妙的事。在有男朋友之前,他决定上论坛咨询一下情感板块。
FIN.

07 Nov 2015
 
评论(3)
 
热度(14)
© 多少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