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抓住恭平的手臂,那摸上去温润而舒服。他看向比自己低半个头的邻居,恭平的琥珀色的眼睛让人联想起流动的柔软的松脂。一时间空气变得黏糊不清了,甜得像极了某种粘牙的芝麻糖。恭平把帽子摘了下来,棕色的翘发顺着帽檐的滑落盖住了额头,服服贴贴。他把脑袋探过去,嗅到了蓝橘果扑鼻而来的清香。


http://weibo.com/2282674514/B3wIqESiW
没什么产出就摸鱼(

20 Dec 2015
 
评论
 
热度(5)
© 多少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