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行走


注意/原创 

       标题和内容其实没啥含义  内含大量有病的描写和冷笑话

_

0。

地球是圆的。

1。

谢兴安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的性子很怪。大可不提一贯的怕生,也不说她在莫名其妙的地方上赌气的毛病,单说小时候的不合群,她猜老妈就得嗑上一阵子。这些匪夷所思的症状像某种八爪的小动物一样,牢牢地粘在了她头脑上十五年之久,在不必要的时候耀武扬威,重要的场合里和她想不起来的词语搭配一样隐匿在黑色的头发。

简单来说,就是脑子有点毛病。

谢兴安觉得这世上的人大概都有病,否则怎么说天才和神经病只有一线之隔。除去那帮脑子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好使的人,剩下的大概就是那些幸运的被上帝关照的苹果了。

她想象着披着白衣褐色长发的上帝的胡子扫在她的脸上,然后一口咬在她的脑袋上,“咔嚓”,一时间吓得打了个寒颤。

“但是我们不是归玉皇大帝管的吗?”王余衿提出了疑问。

谢兴安看了好友一眼,恶狠狠地又咬了一口手中的苹果,然后砸向她。

“演讲不提问是常识你懂不懂!”

2。

初恋的含义不是初次暗恋。

这大概是谢兴安食人间烟火很久以后才明白的道理。往日朋友们常拿她幼儿园时喜欢的一个男孩调侃,无非是让她一遍一遍地承认这个几近烂大街的事实罢了,再多的就是“哇靠大兴你以前眼光怎么那么差”。再多的问题也增加不了她皱眉的角度,被人感叹已经变得习以为常。

最后发展成对真心话这项活动空前的热爱。所谓虐到深处自然萌。连谢兴安都觉得自己大概是个抖m。

尽管这样提起那件“不堪回首”的往事还是头大。

一次聊天的时候游程然也拿这个开了玩笑,谢兴安看着自己点头之后其他人都笑作一团,只能无奈地翻白眼,一边对游程然说你也玩上瘾了是吧。那人尽力压抑住从喉咙里喷出的欢声,眼睛眯成一条线地看向她,然后以只有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了句话。

谢兴安刚好容易才按住差点滚到地上的同桌。像一阵风似的,那话不经意间灌进她的耳朵,她愣了一下,不着痕迹地笑了一声,把咧起的嘴角抹平。

最后她摆出一贯不太正经的不苟言笑的态度说,笑够了吧,至少我情感生活比你们丰富。下一个。接着转动当转盘指向标用的修正带。

3。

王余衿说大兴一看就是个满腹心事的人。

这句话过于一针见血,锋利到让谢兴安以为这不是从王余衿嘴巴里说的话。她下意识地抓了抓脑后的那一撮毛,说,有看起来这么明显吗。接着意识到自己过于不打自招了。

4。

谢兴安确实脑子里想得很多,但又怎么样呢,成绩又上不去。但是两者大概还是有因果关系的,比现在更年轻的时候她曾这么想。因为脑子里想的太多,所以成绩上不去。成绩上不去是因为脑子里想得太多。她得意洋洋地把老妈的两句实际上在委婉地批评的话当作“金玉良言”,认认真真地抄在了本子上。

若干年以后已经正式进入青年期的谢兴安看到这两句话,只吐出两个字。

“卵用。”

5。

曾经谢兴安是个比现在更闷骚的人。宋樨说,“我当时看到她,我想,啊呀这个小姑娘咋看起来这么愁苦啊。不行,作为祖国下一代的接班人,作为一个立志成为优秀少年队员的小朋友,救祖国的花朵于水深火热之中是当仁不让的任务。”

谢兴安白了她一眼。

“小时候就有这么大的觉悟,难得。”

谢兴安忘了第一次认识宋樨是什么时候了,反正比认识王余衿的时间要早得多。她只记得那时的宋樨的脸圆润得像个面团,手工课的时候她眨了眨眼,就坐谢兴安旁边了。谢兴安头一次主动向人提问,只见那个女孩摇摇头上的羊角辫,尖着声音说:“因为在你这边才能摸到胶水啊。”

     

不过她的确记得那节课后宋樨拍拍她的肩膀,用严肃得不像幼儿园小班的孩子的口气说道:“小姑娘诶,以后要多笑笑。”语气像极了在说“社会主义好”。

谢兴安觉得自己的心像一间储藏室,太多令人缄默的事情在很小的时候被写在了纸条上,装进了箱子里,打上厚厚的一圈圈的封条,再丢进这个狭小的房间里。没有窗户是看不见风景的房间。很多日子像水一样流过去,像慢慢长高的身体,像养长了的头发,像磨出茧子了的中指,像深陷在鼻梁上的眼镜,像再也去不了的积木房,像没找到的一本日记本。

后来她还是找到了那本东西,翻开也就是写了两页的纸,随手滑到封底看到的是以前抄写的课文,黑色的字眼聚成了一大片,像极了荒原上那种齐腰的野草,无风自动。

最终谢兴安还是把那日记本放了回去,又想了想,像一个贼似的,偷偷摸摸地把这本小薄本塞到了书柜最底下的地方。女孩摸了摸头,无事生非似的叹了口气。

顶好丢的东西再找回来一点。

6。

地球是圆的还是谢兴安她哥告诉她的。

谢兴安小时候羡慕那些能在地图上一指,就能说出是什么地方的人。她觉得这样的人长大以后一定能环游世界去,说不定还能看到真的袋鼠嘞。

之后她知道了地球是圆的,心想着,嘿,那人们走起路来可不都是脚底打滑的?住在地球下边的人们还是不是得学挂金钟啊?这么一想,她就格外珍惜眼前的美好生活来,读起新发下的拼音致也格外卖力。

说不定以后环游世界能派上用场,她想。

但终究没安分多久,又丢下手中的纸,找邻居家的猫玩去。

7。

谢兴安有时真的很讨厌自己。某些前一分钟发过毒誓的事情,后一分钟她照样同往日那样完成得滴水不漏。

宋樨说,你这叫自控能力差。

所以有些东西多多少少的,一路丢着捡着,像潮涨潮落的沙滩,仿佛维持着最初的样子。最开始的时候啊,还是现在的时候,她其实一点都没变过,她其实又是什么都变了。

说不清的。

8。

现在离上课还有两分钟。

谢兴安终于做完了数学作业的最后一题,但翻翻垫在下面的纸张厚度,又预示了这将是一个奋斗的夜晚。她抓抓头发,还是决定先下楼上体育课去了。

她站起身的时候,教室那头窗边的位子是空的。窗户外面的长廊上人来人外,熟悉的平凡的面孔一张一张在人群中涌现,嘈杂声如沸腾的热浪。天开晴着,说不上一碧如洗的天空却让她想起了外婆家那边蓝色的墙。正是冬天,温度没有一丝一毫地升高,呼出二氧化碳的时候可以看到已经液化的东西。

阳光却依旧如水凛凛。

她出门的时候看到一个人在楼梯口,头发被光线染成有点金色。

她忽然笑了起来,又把手插进衣服的口袋里,优哉游哉地走下楼去。铃声的响起促使她加快了脚步。

但她想唱一首记不住歌词的歌,干涩的年轻的声音可以大到惊起飞鸟。

FIN.

万万没想到考试前我还会写点东西出来......我真的想好好复习(

无cp,一定要说的话是一个隐向箭头。这篇我本来想写的是大兴意识到自己的心意,没控制好,跑题了()))总之稍微认真点看的话,可以发现➡️!!!

然后放假见!这次是真的了。


17 Jan 2016
 
评论(1)
 
热度(1)
© 多少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