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恭】二三事

注意/ooc有,欢乐向和傻白甜,整篇都是语句不通的流水账
我是虎头蛇尾的典范(nm

1。
芽衣觉得修最近不太对劲。

答应好的饲育屋的工作两天迟到,给千寻买的扒手猫布偶刚到就消失不见,家里的花被自己养死了,芽衣拜托的购物清单硬生生地弄丢了,呆呆地忘了一会儿头顶雷文市高大的建筑物,最后还是灰溜溜地乘船打道回府。

芽衣尝了一口已经化成液体的飞云冰点,看着修一脸惊讶地从鞋柜里拖出一只巴掌大的扒手猫玩偶,前面是一溜儿枯萎的花和蔫了的叶,开始推测修患痴呆症的可能性。

刚想开口询问这个严肃的话题,就瞧见那位亲爱的好友撇着头又走了神,他眨巴着眼睛,从窗子往下看,好一会儿都没什么动作,就维持着这个姿势定在那儿。

“修你是睡着了吗你........”
秉着严谨且好奇的心态芽衣叼着冰点的勺子也顺着他的目光探寻,看到楼下穿着蓝色外衣的棕发少年一路小跑着进了家门。

“好不容易忙完联盟的事准许休假了,估计恭平这阵子累得够呛。”

芽衣一边说着一边用手肘去顶顶修,那人却像是从梦中惊醒一般吓了一跳,差点没把手里的玩偶丢出去。二十出头的少年“啊啊”胡乱应着友人的话,眼神里是藏不住的慌乱,像是什么秘密被发现了似的,竟有欲跑出房间的举动。
“慌什么,又不是要把你推下去。”尽管如此,芽衣还是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女孩目光炯炯地盯着修看了一会儿,被盯的人抓着被别人戏称为“千针鱼”的发型,目光无处可去,只好落在了扒手猫玩偶上。这警察审问犯人的眼神使他很不舒服,想辩解些什么,只是半天“嗯嗯啊啊”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一时间脸涨得通红。

两人一玩偶大眼瞪小眼的,好不热闹。


芽衣想,得,这孩子肯定是犯上相思病了。

2。
“所以说.......”芽衣喝着苏打水,“恭平知不知道啊?”

“啊?”

“.......就是你喜欢他这件事。”

“.......应该不知道。”

芽衣心说什么叫应该不知道,大爷你喜欢个人能看准点好吗,这样的故事后续情节发展铺垫很难的好吗。

“所以说——你喜欢上人哪点了?”
话刚出口芽衣有点后悔,毕竟恭平是合众的冠军又是演艺圈的明星,名气自然不小,人又长得帅气,崇拜和追求者也不在少数。前些天她还在网上刷到过粉丝偷拍到的工作照来着,底下评论一溜儿迷妹的喊叫都跟什么似的,再瞧瞧那转发率,她感受到了恭平美好的人生未来(并不是

只不过她听到修那句弱弱的“不知道”差点没把一口水喷出来。
“咳咳.......修你这人啊.......你不会要跟我说'喜欢一个人是没有理由的'这种烂俗的话吧。”芽衣擦着被弄湿的脸。

“额.......”修小心翼翼地看着女孩的脸色,慢慢地推出自己的说辞,“——日久生情?”

这大概是她见过最扯淡的八点档了,收视率爆低的那种。
芽衣觉得在网上嚎叫的粉丝还比修这人还强点。


3。
“总之——”芽衣拿着新买的苏打水,对修谆谆教诲道,“你先约恭平出来,然后表白,再一不做二不休生米煮成饭把他[哔——]了,最后这事就成了。”她一拍手,脸上露出了“哈哈哈哈哈哈快来表扬我”的神情。

好像有哪里不对。“.......这个方法能行吗?”

“行个屁啊!”
芽衣毫不客气地把手中的空罐子扔向这个不会思考的家伙,“你也不想想后果!我说啥你就信啥了是吗!”
修被抛掷物重击疼得嗷嗷乱叫。

4。
“总之——你先把恭平约去乘摩天轮。”

“烂俗。”揪着机会的修进行反击。

“闭嘴。”

5。
乘舱随着巨大的圆环一节一节地上升。

修坐在位子上,目光只管往窗外看。还没到晚上,游乐园流光溢彩的外衣已经挂上了,点点灯光在暮光里闪烁,人也渐渐多了起来,喧杂声却传不到上面来,悬浮在空中的机器发出运作的声音。更显得分外安静。

他有些紧张,这种只是有点手足无措的情绪却被自己无意识地放大,最后转变为深深的担忧与焦虑。芽衣让他背的一大张流程已经忘到一干二净了,人的记忆力就是那么不可靠。他一半是无奈一半是好笑地想。嗓子干干的,一句话都吐不出来。
气氛到也不算是尴尬。

他偷偷地用余光去看坐在对面的那个人。他就那样子坐着,脸贴在玻璃上面,棕色的翘发盖住了皮肤柔和的颜色,也挡住了他不知道是怎样神情的一双眼睛领口里露出来一截修长的脖子。

只是恭平转头的时候,修就慌慌忙忙地装作专注于脚下景色的样子,头转的太快,反而撞上窗户。“砰”,眩晕和疼痛同时而来。
恭平倒是先笑开了,没心没肺。尽管这么想着,修也压抑不住喉咙里愉快的欢声,任它如泉水般喷涌而出。一时间两人笑得前仰后伏,尽只是为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人之常情。修心想,如果被撞的不是我,我估计也得乐一乐。
虽然现在他捂着额头皱着眉,却也乐得不误。


好容易才停止了这番莫名其妙的笑话,恭平直起头,看向依旧喊疼的修,说到:“要不——等会儿下去对战吧。这不是好久没和你来一场了吗,也好让你清醒一下。”

修愣了一下。他的邻居的脸因为刚才的大笑而涨得通红,眉毛被灯光勾勒上了柔和的线条,那一双眸子显露在夜色里面。这像棕色的琥珀,兴许里面还有流动的树脂呢——或是其他什么的东西。

他笑了一下,仍觉得额头发痛。同往常一样那般说道:“随时奉陪。”

6。
“所以你们就打了一场?”

“是.......而且我还输了。”

“意料之中——不过这完全不是重点!!!”

7。
跨年那天修去了恭平家里。

这几年恭平为了联盟的事东奔西跑,忙得连家都很少会几次,他妈妈又在几个月前搬去了鹿子镇,这个房子已经空落了许久。这一天终于热闹了些许。

吃完晚饭之后芽衣说着“有特别想看的频道”就拉着千寻去了客厅。修和恭平收拾好桌子之后就去了书房看电视——此时客厅电视的声音大得吓人。

说是看电视,实际上也没什么节目可看,修拿着个遥控板播来播去也没找着中意的,一时间百无聊赖。
恭平和修坐在床上对着闪亮的电视屏幕发呆。


完全是无意之下的行为,恭平自作主张地扔了个枕头给他,一边说着“来玩枕头大战吧”之类的话,一边先发制人地做出攻击。虽然修很想请教这位邻居今年贵康以及他们游戏的人数问题,但是毕竟头上已经挨了一记,反击还是要反的。这一来二去,他也玩上了瘾,于是俩人就在一个房间里东奔西跑地转悠着,枕头和小毯子飞来飞去,好不热闹。

“恭平你别跑!.......卧槽!你还扔!!”
“不跑是傻逼好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走你!”又是一个枕头。

这时候窗外突然亮了起来,烟花点亮了夜空,一大片金灿灿明晃晃的火星绽开来。此起彼伏的声音,一下子把桧扇市的夜给点燃。修听到了外头人们的欢呼声,如沸腾的热浪。仅仅是一个心跳的时间,接踵而至的颜色把黑色的幕布渲染得如梦如幻。闪亮得直逼人的眼。

“真好看啊......”恭平在他的一旁嘀咕。

完全是鬼使神差的,他抓住了身边那人的手,分明是有点凉的,被汗水浸湿着的,他却觉得热得要命。恭平看向他,眼睛被烟花的光照耀得无比灿烂,嘴角的弧度也被勾勒得很好看。
于是接下来的话也显得顺理成章。

“恭平啊......我喜欢你。”

“恋人的那种?”

“恋人的那种。”

他俩又不说话了。

修慢慢地靠向身边的那个人,直到近得可以听到他的呼吸声。
他把另一个手轻轻搭在恭平的脑后,感到那有些炙热的皮肤。恭平的脸红得有些不像话,让人联想起圣诞的颜色——不合时宜,他自嘲。
但却没躲开的意思。

他听到了烟花伴随着芽衣和千寻的欢呼绽开,他听到了电视那头传来的倒计时,他听到了蠢蠢欲动的人群的喧闹,他听到了两人的心跳几近重合在了一起,像节拍一样打着节奏。
空气像蜜一样流淌着,粘稠,但是幸福。

两人慢慢地顺势倒在床上,被子柔软得令人舒服,像是跌进一片云彩里。

一切的声音和动作都像流动的画,缓慢而柔和。

触碰到的一瞬间,他看见了恭平眉角慢慢地舒展开去,融进一片璀璨的光影里去。

FIN

然后他们就干了个爽(你妈

02 Feb 2016
 
评论(13)
 
热度(24)
© 多少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