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年里最冷的季节,修因为工作的缘故来到了城都。
城都的天气较合众而言是比较温暖的,但依旧不能让人减轻身上衣服的重量。一路摇晃的公交车把昏昏欲睡的修送到了目的地。
吉花市。

旅行结束后修一直没想好要做什么,于是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家里面。直到终于到了出门旅行的年纪的千寻看自己哥哥颓废得要长蘑菇的样子,才一脚把他踢出了家门。“不做训练师了也好歹找份工作吧?”已经有他肩膀那么高的女孩这么说道。
修一边感叹着女孩子长大了果然就没有小时候可爱,一边慢吞吞地翻电话簿,最后还是寻方便找了同镇的道馆主帮忙。然后切莲二话不说就把他介绍到了联盟的朋友那里去,修内心十分的感动。结果第一次出差联盟就把他这个底层小员工丢到了偏远的乡下.......哦不是偏远的其他地区。
修深刻地认识到了做一名训练家的快乐。
离开的时候大家都依依不舍地与他告别,一个个珍重得好像永别。修拼命打哈哈地缓解气氛,但上车的时候千寻和芽衣还是掉了眼泪。他看着站在站牌下面的那群人逐渐在视野里模糊,好容易才把头转过来。
修抱着沉重的包袱叹气。他心里有点郁闷,不知是因为昏暗的前途还是因为某个被联盟事务缠住身的家伙。
结果连见都没见上一面。

吉花市是个很小的镇子,原住居民也不过十来人,步行二十分钟就能走完。特色据说是海风和花香,但也是平凡得随处可见的东西,算不上什么闪光之处。花是每户人家旁种着几朵的,入镇的路口旁开了一些了不知名的野花,却也并不是满眼的艳丽,甚至连“竞相开放”也算不上。海也是普通到了极致。虽说是沿海城市但却没有港口,用超强钓竿也只能钓上太阳珊瑚和海星星这一类的宝可梦。可以说只是个连接道路的小镇而已。
修在这里一住就是半年。
最初的时候他还每天早出晚归地想尽快把工作完成,后来他发现这份工作的坑爹之处后就渐渐消退了兴致。每天或和大剑獭在水里找数不清的玛瑙水母,或在30号道路撞树,追着一只咕咕跑来跑去。日子就在对家乡联盟的咒骂和对家乡的思念中一天天过去。

10 Dec 2016
 
评论
 
热度(2)
© 多少事 | Powered by LOFTER